<menuitem id="1xvr5"></menuitem>
<cite id="1xvr5"><video id="1xvr5"><thead id="1xvr5"></thead></video></cite>
<var id="1xvr5"><strike id="1xvr5"></strike></var>
<var id="1xvr5"><strike id="1xvr5"></strike></var>
<menuitem id="1xvr5"></menuitem> <var id="1xvr5"></var>
<var id="1xvr5"></var>
<var id="1xvr5"><strike id="1xvr5"></strike></var>
<menuitem id="1xvr5"></menuitem>
<cite id="1xvr5"><strike id="1xvr5"><listing id="1xvr5"></listing></strike></cite>
<var id="1xvr5"><video id="1xvr5"><thead id="1xvr5"></thead></video></var>
<var id="1xvr5"><strike id="1xvr5"><listing id="1xvr5"></listing></strike></var>
<thead id="1xvr5"></thead><ins id="1xvr5"><span id="1xvr5"><var id="1xvr5"></var></span></ins><menuitem id="1xvr5"></menuitem><cite id="1xvr5"><video id="1xvr5"><menuitem id="1xvr5"></menuitem></video></cite>
當前位置: 首頁 > 便民信息 > 法律援助

雙方互毆情況下如何認定正當防衛

來源: 法潤江蘇普法平臺 發布時間:2022-08-15 字體:[ ]

【案情】

王某因卸放隔墻板,與張某產生爭議,由爭吵繼而發展到互毆,打斗過程中,張某手持隔墻板碎塊砸向王某頭部。當時,王某雖然佩戴了安全帽,但后經鑒定,王某受損傷程度已構成輕微傷。后王某手持工地木方擊打張某頭部,致張某顱內出血伴腦受壓癥狀和體征、顱骨骨折,經鑒定,張某受損傷程度已構成重傷二級。

【評析】

第一種意見認為,王某應當被認定為防衛過當。

第二種意見認為,王某不應被認定為防衛行為。

筆者同意第二種意見。首先,雙方屬于相互斗毆,且王某不具有防衛意圖。本案事實可以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雙方產生爭議后,由爭吵發展到用拳頭互毆;第二階段張某連續三次使用隔墻板碎塊扔砸王某;第三階段王某持木方擊打張某頭部。從整體上看,雙方是一種你來我往的互毆行為,但仍需分析上述過程來看王某的主觀目的。王某與張某因瑣事發生爭吵后,二人就開始用拳頭互毆,現場目擊證人李某、余某均能證實此情況,且李某還證實因張某身材比王某瘦小,因此打不過王某,此時雙方均具有傷害對方的故意。之后,在被張某用隔墻板碎塊砸了安全帽,并兩次被投擲隔墻板碎塊后,據王某供述,當時他因為非常生氣,鼻子也疼,就沒控制住情緒,持木方打了張某頭部一下。從其供述也可看出,王某拿木方擊打張某頭部是基于被打后的反擊心理,而不是出于防衛目的。

其次,本案不具有正當防衛的緊迫性。要準確認定正當防衛,必須立足防衛人防衛時的具體情境,綜合考慮案件發生的整體經過,結合一般人在案發時的可能反應,充分考慮防衛時的緊迫狀態,準確判斷行為人的行為性質。本案中,在王某持木方毆打張某之前,張某兩次扔擲隔離板碎塊均未傷到王某,兩人當時已經被孟某等人拉開,相隔兩三米的距離,王某及現場三名證人均證實,當時張某沒有進一步加害王某的跡象,在被害人沒有繼續加害且有人勸阻的情況下,王某不具有防衛的緊迫性,故也沒有必要用木方去直擊他人頭部。

最后,在持木方打人之前,王某頭戴安全帽,張某對其連續傷害行為所造成的后果顯著輕微,且王某明知現場危險已被有效控制,其當時完全可以采取離開等方式來避免侵害,沒有必要采用持長約1.7米的木方去擊打他人頭部的方式去還擊,故不宜認定為防衛行為。

国产黑人精品吴梦梦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