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1xvr5"></menuitem>
<cite id="1xvr5"><video id="1xvr5"><thead id="1xvr5"></thead></video></cite>
<var id="1xvr5"><strike id="1xvr5"></strike></var>
<var id="1xvr5"><strike id="1xvr5"></strike></var>
<menuitem id="1xvr5"></menuitem> <var id="1xvr5"></var>
<var id="1xvr5"></var>
<var id="1xvr5"><strike id="1xvr5"></strike></var>
<menuitem id="1xvr5"></menuitem>
<cite id="1xvr5"><strike id="1xvr5"><listing id="1xvr5"></listing></strike></cite>
<var id="1xvr5"><video id="1xvr5"><thead id="1xvr5"></thead></video></var>
<var id="1xvr5"><strike id="1xvr5"><listing id="1xvr5"></listing></strike></var>
<thead id="1xvr5"></thead><ins id="1xvr5"><span id="1xvr5"><var id="1xvr5"></var></span></ins><menuitem id="1xvr5"></menuitem><cite id="1xvr5"><video id="1xvr5"><menuitem id="1xvr5"></menuitem></video></cite>
當前位置: 首頁 > 便民信息 > 法律援助

不具備撫養能力如何履行義務

來源: 法潤江蘇普法平臺 發布時間:2022-08-09 字體:[ ]

【案情】

向某父親于2004年下半年與夏某相識并確立戀愛關系,2005年5月份舉行結婚儀式,2006年11月生育女兒向某,向某父親與夏某未辦理結婚登記。2007年5月向某父親死亡,此后向某一直跟隨其祖父生活,并由祖父撫養至今;夏某亦與他人結婚登記并育有一子。2021年9月份夏某腎病病發,先后在醫院治療。經診斷:腎病晚期,靠化療維持生命?,F向某要求夏某支付從2018年11月起至其獨立生活時的撫養費,夏某辯稱身患腎病,無力支付。

【評析】

本案中,夏某作為向某母親應當支付女兒向某撫養費雙方均無異議。但是根據夏某目前患病狀況是否還需支付向某撫養費存在兩種意見。一種意見認為,夏某目前處于腎病晚期,每日需藥品維持,自身無收入來源,無勞動能力,無力支付撫養費,可不予支付。

另一種意見認為,父母不履行撫養義務的,未成年子女有要求父母給付撫養費的權利。撫養費的數額,可以根據子女的實際需要、父母雙方的負擔能力和當地的實際生活水平確定。無固定收入的,撫養費的數額可以依據當年總收入或者同行業平均收入,參照上述比例確定。有特殊情況的,可以適當提高或者降低上述比例。本案中,被告作為原告母親具有給付原告撫養費的義務,被告辯稱身患重病無法支付撫養費,于法無據,不予支持。關于撫養費數額。根據子女的實際需要、被告的負擔能力和當事人所在地的實際消費水平,酌情降低撫養費標準。

筆者同意第二種意見。我國現有法律沒有規定父母支付子女撫養費以撫養人具備能力為條件?!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婚姻家庭編的解釋》第四十九條規定,撫養費的數額,可以根據子女的實際需要、父母雙方的負擔能力和當地的實際生活水平確定。有固定收入的,撫養費一般可以按其月總收入的百分之二十至百分之三十的比例給付。負擔兩個以上子女撫養費的,比例可以適當提高,但一般不得超過月總收入的百分之五十。無固定收入的,撫養費的數額可以根據當年總收入或者同行業平均收入,參照上述比例確定。有特殊情況的,可以適當提高或者降低上述比例。第五十條規定,撫養費應當定期給付,有條件的可以一次性給付。第五十一條規定,父母一方無經濟收入或者下落不明的,可以用其財物折抵撫養費。從上述規定可以看出,撫養人必須向被撫養人支付撫養費,有特殊情況難以支付的,可以適當降低,確實無力支付的,可以用其財物折抵。以上情況之外,再沒有其他例外性規定,即使現實生活中存在撫養人既無能力支付撫養費,又無財物的情形,撫養人仍需支付。

撫養人有無經濟能力及財物,非審理程序要查明的要件事實,應經執行程序確定。雖然執行程序和審判程序均是民事訴訟程序的有機組成部分,以解決民事糾紛和保護當事人合法權益為目的,但兩者存在區別。審判程序主要任務是查明事實、分清是非、確認當事人之間的權利義務關系,并在此基礎上依法作出裁判;而執行程序則以實現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內容為其主要任務。本案中,夏某是否有撫養能力及財物,非審判程序必須查明的事實,應經執行程序才好最終確認。反之,如果夏某以無經濟能力、無財產進行抗辯,而向某又不能提供證據證明的情況下,就徑行認定夏某無勞動能力及財產,從而作出判決,混淆了不同訴訟程序階段的不同任務和不同認定標準。

父母對子女的撫養更多體現的是一種精神撫養能力,一方經濟撫養能力缺失或較差時,可采取其他方式彌補,不能以此為由駁回子女的訴請。經濟撫養和精神撫養構成父母對子女撫養的兩個方面,但因兩者內容不同又各具特點。一般來說,經濟撫養具有互補性和可替代性,當撫養一方經濟條件較差或無能力撫養時,可采取由他方多給撫養費或向民政部門申請救助的方法予以彌補。一方有經濟能力而拒絕支付撫養費的,人民法院可以依法判決并強制執行。而父母各自具有的精神撫養能力卻具有相對穩定性和不可替代性的特點,基于兒童利益最大化和依法保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原則,筆者認為應充分考慮父母的精神撫養能力的同時,從滿足子女的生活需求,結合當地的實際消費水平及父母雙方實際負擔能力對撫養費進行合理分擔,而非一方患有重疾就不承擔撫養費,于法于情于理皆讓人難以接受。

国产黑人精品吴梦梦在线观看